《森林志》:启蒙时代的入世预言

  • 阅读(195)
  • 点赞(730)
  • 收藏(463)
  • 日期(2020-06-10)

《森林志》:启蒙时代的入世预言

译者|Mumu Dylan

  350年前,英国皇家学会在启蒙运动核心之地伦敦成立不久,他们出版了第一本书。不过这本书并不是由罗伯特・波义耳(Robert Boyle)、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或其他十七世纪着名的实验哲学前锋所写,而是由学会中另一名创始人所着,知名的公众人物--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1620–1706)。这本书的主题并不是讲述解剖学、天文学、化学或光学,而是森林业。

  《森林志》是一本对森林培育学有贡献的论文,同时也是不朽的经典,伊夫林在世时共发行四种版本,过世后又发行六个版本并持续增加直到1825年。这本着作持续在英语系国家的森林业论文中佔据主导地位,直到十九世纪,也多亏它有丰富的专业内容,至今仍受到森林学家的喜爱,同时也启发加百列・赫默里(Gabriel Hemery)与莎拉・辛布莱特(Sarah Simblet)合着的新书《新森林志》(The New Sylva)。

  《森林志》一书回应英国皇家学会早期的大胆尝试,当时皇家学会成立各种不同的委员会以便安排实验和产出报告,其中一个针对英国皇家海军担忧国家森林範围缩小而引发的木材短缺问题做出回应。

  伊夫林率先开始做这件事情,在1662年向学会提交文件,并在十八个月后印製成书。伊夫林在1662年2月16日的个人日记中—其中与他并肩进行这项事业的是历史记载上重要的人物,同时也是同侪兼朋友的塞缪尔・皮普斯(Samuel Pepys)—写道:「我提交由我撰写的《森林志》给学会,次日他呈给吾皇查理二世,同时还有首席财政大臣和首席司法大臣。」

  《森林志》鼓舞全国的地主们种植更多的树木和照顾他们的森林,这也有助于一个依赖着「木墙」作为战略防御设施的国家-也就是英国皇家海军。这激发了英国地区对于植树造林的极大兴趣,无论是种植树木在私人地产、城市街道上和官方花园。伊夫林还写了许多有关伦敦雾霾 (Fumifugium, 1661)、沙拉(Acetaria, 1699)以及土壤 (A Philosophical Discourse of Earth, 1676)的文献,并担任掌玺委员和位在格林威治的英国皇家船员医院司库。但《森林志》和日记集则是他所留下最大的贡献。

增添多样性

  作为启蒙运动的起源,十七世纪见证了可观的植物发现和新世界及远东地区的地理探索。例如德国博物学家恩格伯特‧凯慕夫尔(Engelbert Kaempfer)是首位描述在日本看到银杏树(Ginkgo biloba)的欧洲人。伊夫林提倡将新的物种移入英国,英国的生物多样性已经只剩下六十种原生植物。正如他所写的,「呼吁培植这些植物和树木(尤其是能做为木材原料的),只要适合英格兰气候的话」是很重要的。(这一段及其他论述取自1776年修订之《森林志》)

《森林志》:启蒙时代的入世预言

  伊夫林生长于一个靠火药事业致富的家庭,他曾在牛津大学的别列尔学院接受教育,但从未毕业。原因是受到父亲生病及英国内战的传言甚嚣所阻碍。在这段空闲时期,伊夫林四处游历欧洲,1652年回到英国并对解剖学领域有显着的兴趣。值得注意的是,在目睹欧洲的各式庄园设计后,当时他已经对园艺有着浓厚的兴趣,并广泛的收集标本和外来的植物种子。

  在邻近伦敦的赛斯法院,他引进欧洲式的风格改造花园,同时还结合了传统英式风格。在同一个十年里,伊夫林开始撰写範围广阔的园艺论文《Elysium Britannicum》,这本花了他大半辈子的着作却从未完成。主要原因是由于他园艺设计和植物学方面的实力,使他受邀带领研究国家的森林状况和维护。

  伊夫林的个人座右铭是「omnia explorate; meliora retinete」(探索一切;保持最佳),并且在撰写《森林志》的过程中紧紧恪守这个野心。他详细描述了树种的「最佳功用以及最适合被栽种」项目,如住宅大多数以橡树建造。而每艘海军船舰需要以多达两千颗橡树建造,对于这种木材他指出:「虽然有些树木更为坚硬,像是黄杨木、山茱萸、黑檀木和若干种印度树木;但我们发现这些木材更易断裂,并没有具备足够的条件来支撑极大的装载和重量,同时也没有比其他木材更为耐用。」分析完橡木后,他将梣树、榆树和松树分配到最适合发挥的地方,将这些树木用于造船、建筑和日常生活中的工具。

  他谈论到自然环境(空气、土壤和水)、树木育苗、森林管理、树木疾病以及树木和森林的文化意义。他详尽介绍了如何收集种子、养育树苗、剪枝(用牛粪往往能提高树木切口的癒合)、优化木材利用。他在很大的程度上依赖着古代哲人的智慧,如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结合现代和实际的育林实践交由地主乡绅执行,同时还包括许多药用偏方(例如用梣树治疗牙痛,或是黄杨木治疗花柳病),儘管他自己坦承「外行冒充内行我并不擅长,我只是以一个普通老百姓和纯朴爱林者的身分发言。」

  伊夫林鼓励土地拥有者种植更多的森林树木,但是育林的成果很难立竿见影,结果是橡木以及原本用于打算造船的其他高功能性树种,最终也被用于支撑其他产业,尤其是煤矿坑木。他也希冀当局允诺对英国森林的保护,但并不顺利。直到十八世纪中叶,英国议会的一项法令才为森林提供正式的保护。即使造林和育林两项作业持续进行,但英国森林的面积却持续萎缩,在二十世纪初时更达到历史新低的5%,这也催生了1919年成立的林业委员会,协调造林计划,旨在生产木材作为国家战略储备。

《森林志》:启蒙时代的入世预言

  就如许多森林保育人士,伊夫林的远见和企图心,在后世的迴响远远超越生前。社会最终体认到森林土壤在碳循环中的功用,也是世界上的森林应对气候变化的要角,以及世界上森林保有生物多样性的重要价值,当然还有树木有助于人类身心健康的功效,而我们才刚刚开始意识到木材有着可做成再生原料的真正潜力。大量採用木材结构,三十层楼以上高的摩天楼,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奈米微晶纤维素由木浆製成(比钢铁材料更为坚强),被用来代替合成材料,例如製造汽车的塑料或是传统用于防弹背心的抗冲击材料。伊夫林种下了「木文化」的概念,但直到21世纪初才开花结果。

  如何平衡我们对自然界神奇材料的需求,保护地球不受人类工业破坏的需要,种植出能餵饱不断增加的人口的粮食,并对抗全球贸易所导致的害虫和病原体传播问题,这些问题对人类提出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森林志》里宜人的文章和实用的建议将会继续启发未来的350年。

本文为英国森林学家加布里尔‧赫默里(Gabriel Hemery)庆祝由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对森林业撰写的科学实践论文满350週年纪念。原始出处请见《Nature》。

书籍资讯

《森林志》(Sylva),又名《林木论,国王领地中木材的繁茂》(A Discourse of Forest-Trees, and the Propagation of Timber in His Majesties Dominions)-约翰‧伊夫林,1664